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 重溫馬克思恩格斯統一戰線思想

時間 2018/5/11 09:05  [關閉窗口]

      統一戰線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戰略和策略問題。馬克思、恩格斯在科學總結無產階級革命斗爭經驗的基礎上,解決了無產階級自身團結和爭取同盟軍的問題,開創了無產階級統一戰線思想。在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讓我們一起來重溫馬克思恩格斯統一戰線思想。

無產階級必須加強自身的團結統一

無產階級自身的團結統一,是無產階級統一戰線的基本問題之一。無產階級要完成歷史賦予的歷史使命,首先要把本階級的力量聯合起來。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其整個革命生涯中,都始終把這個問題置于十分重要的地位。1864年,馬克思和恩格斯創立的國際工人協會(后來稱為“第一國際”),就是各國工人的聯合組織,是工人統一戰線的組織。參加第一國際的,既有共產主義者,又有蒲魯東主義者、工聯主義者、合作社派、巴枯寧主義者,等等。馬克思在為國際工人協會起草的“共同章程”中,充分考慮了各派工人的接受水平,一方面在內容上堅持了科學社會主義的原理,另一方面在措詞上靈活溫和,使之成為各國各派工人都能接受的體現工人階級內部統一戰線的共同綱領。他指出,創立國際工人協會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工人階級的解放應該由工人階級自己去爭取”,以往的無產階級革命運動之所以“沒有收到效果,是由于每個國家里各個不同勞動部門的工人彼此間不夠團結,由于各國工人階級彼此間缺乏親密的聯合”。“每個國家工人運動的成功只能靠團結和聯合的力量來保證。”恩格斯認為:“既然各國工人的狀況是相同的,既然他們的利益是相同的,他們又有同樣的敵人,那么他們就應當共同戰斗,就應當以各民族的工人兄弟聯盟來對抗各民族的資產階級兄弟聯盟。”上述論述和實踐活動,不僅說明了無產階級內部團結統一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而且證明了實現這種團結的可能性。

無產階級的團結統一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一個國家內無產階級自身的團結統一,另一方面是世界各國無產階級間的國際聯合。馬克思、恩格斯認真考察和分析了19世紀中下葉歐美資本主義的特點,這就是由于資本主義大工業的發展,打破了中世紀自然經濟的地區分割、閉關自守狀態,形成了統一的世界市場;資本主義生產已不是一國范圍的生產,資本家剝削的也不只是本國工人。全世界無產階級具有相同的社會地位,他們都是雇傭勞動者,都不占有任何生產資料,都受資本家的剝削和壓迫,在爭取自身解放的斗爭中他們面臨著共同的階級敵人——國際資產階級。各國資產階級基于共同利益,在反對無產階級方面是彼此一致和相互支持的,如果一個國家發生了無產階級革命,他們就會采取聯合行動進行鎮壓。因此,各國無產階級也必須聯合起來。馬克思、恩格斯為此在《共產黨宣言》中提出了“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口號,并且一生致力于促進國際無產階級團結的實踐活動。諸如他們在1847年將正義者同盟改組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在1848年歐洲革命中指導各國無產階級采取正確的行動,在第一國際的活動,以及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擔當第二國際的顧問,都是他們致力于國際無產階級團結的實踐。

在無產階級自身團結統一問題上,馬克思和恩格斯還闡述了一般無產者同共產黨人的關系以及各工人政黨之間的聯合問題。他們指出:共產黨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黨相對立的特殊政黨,他們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共產黨人同其他無產階級政黨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國無產者的斗爭中,共產黨人強調和堅持整個無產階級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斗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1871年9月在第一國際倫敦代表會議上,馬克思和恩格斯還依據巴黎公社的經驗指出:巴黎公社就是“工人階級中一切組織和派別的反對資產階級的聯盟”。它表明,工人階級在它反對資產階級聯合權力的斗爭中,只有組織成為與資產階級建立的一切舊政黨對立的獨立政黨,才能作為階級來行動。這就是說,如果共產黨不與其他工人政黨聯合便會影響無產階級內部團結的廣泛性,那么,如果沒有獨立的無產階級政黨,就不可能真正實現無產階級自身的團結和統一。

無產階級在革命進程中要努力同其他可以參加革命的階級、政黨和社會力量結成聯盟

無產階級為了實現自己所擔負的歷史使命,消滅階級和階級差別,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無產階級不僅要實現自身的團結統一,還要團結廣大的同盟者。

無產階級必須聯合農民。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無產階級在反對資本主義和一切剝削制度的斗爭中,必須首先聯合農民。“農民所受的剝削和工業無產階級所受的剝削,只是在形式上不同罷了。剝削者是同一個:資本。”相似的經濟地位和共同的政治要求,是工農聯盟的堅實基礎;擺脫資本的剝削和壓迫,是工農兩個階級的共同利益。無產階級能否與廣大農民結成聯盟,始終是革命成敗的關鍵問題。1848年歐洲革命和1871年巴黎公社失敗的重要原因就是沒有解決好工農聯盟問題。馬克思在總結1848年革命經驗時指出:在革命還沒有使農民和小資產者“承認無產階級是自己的先鋒隊而靠攏它以前,法國的工人們是不能前進一步,不能絲毫觸動資產階級制度的。”相反,如果獲得了農民的支持,“無產階級革命就會得到一種合唱,若沒有這種合唱,它在一切農民國度中的獨唱是不免要變成孤鴻哀鳴的。”只有把廣大農民爭取過來,“才能取得持久的勝利”,他們還指出,當無產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以后,也要堅持同農民的聯合。

無產階級必須聯合城市小資產階級。在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對城市小資產階級通常以“小資產階級民主派”或“民主主義的小資產者”相稱。在科學社會主義創立后的19世紀中下葉,小資產階級民主派始終是活躍在歐美一些主要資本主義國家政治舞臺上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它不但在城市居民中具有較深厚的基礎,而且許多農民包括尚未得到城市無產階級支持的農村無產階級也長期跟著它走。因此,無產階級要有效地開展反對資本主義和一切剝削制度的斗爭,就不能不注意聯合這部分力量。馬克思、恩格斯認為,革命的工人政黨對于小資產階級民主派應當采取的態度是:“同小資產階級民主派一起去反對工人政黨所要推翻的派別;小資產階級民主派想要鞏固本身地位來謀私利的時候,就要加以反對。”

無產階級在反對封建制度的斗爭中必須聯合資產階級。在世界近代史上,當歐洲無產階級作為獨立的政治力量率先登上歷史舞臺的時候,歐洲多數國家的資產階級反對封建制度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這樣,在封建君主制的國度里,無產階級所面臨的敵人首先是比資產階級落后、反動的封建階級。馬克思、恩格斯根據當時的社會階級狀況,認為資產階級革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直接序幕,如果不首先完成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推翻封建制度,就不可能實現無產階級革命。因此他們向全世界無產階級宣告:“共產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主張無產階級將毫不猶豫地支持資產階級反對封建主義的斗爭。正如他們在談到自己的故鄉德國的情況時指出:“只要資產階級采取革命的行動,共產黨就同它一起去反對君主專制、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動性。”

在馬克思、恩格斯所處的時代,無產階級革命是和資產階級的民族民主革命交織在一起的。上述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無產階級聯合小資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觀點,實際上已經包含有無產階級聯合小資產階級的和資產階級的民主政黨的思想。《共產黨宣言》指出:“共產黨人到處都努力爭取全世界的民主政黨之間的團結和協議。”馬克思、恩格斯根據這個原則以及當時歐洲的情況,還具體闡明了在不同國家、不同條件下,共產黨人對各民主政黨應采取的方針。例如,當時在法國,共產黨人應聯合小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民主黨反對資產階級;在瑞士,共產黨人要支持激進的資產階級政黨反對僧侶、貴族,進行民主改革;在波蘭,共產黨人應支持發動過1846年克拉科夫起義的革命民主主義的政黨,支持它爭取民族獨立和實行土地革命的斗爭。

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統一戰線的戰略策略原則,不僅為無產階級提供了強大的思想武器,而且他們本人就是這些原則的卓越的實踐者。在1848年德國革命中,他們就曾以民主派的身份參加了《新萊茵報》的編輯工作,并在辦報期間同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民主派進行了成功的合作。后來恩格斯在談到這種聯合的重要性時指出,如果當時不這樣做,“那我們就會只好在某一偏僻地方的小報上宣傳共產主義,只好創立一個小小的宗派而不是創立一個巨大的行動黨了。”

無產階級政黨在聯合其他階級和政黨時,必須保持自己的獨立性

無產階級政黨在同其他階級和政黨結成聯盟時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包括思想上政治上的獨立和組織上的獨立,這是無產階級的階級先進性的體現,也是無產階級政黨的先進性質的必然要求。馬克思、恩格斯在談到這種先進性時指出:“在實踐方面,共產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推動運動前進的部分;在理論方面,他們比其余的無產階級群眾優越的地方在于他們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無產階級政黨的這種先進性質,決定了它既使在聯合其他階級、政黨為工人階級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斗爭時,也始終代表著運動的未來。因此,共產黨人在同革命的小資產階級聯合起來反對資產階級時,“并不因此放棄對那些從革命的傳統中產生出來的空談和幻想采取批判態度的權利”;共產黨人在同資產階級聯合起來反對封建制度時,“一分鐘也不忽略教育工人盡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敵對的對立”;無產階級政黨在同其他階級的政黨聯合行動時,“必須以黨的無產階級性質不致因此發生問題為前提。”

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無產階級政黨保持獨立性的思想,同時包含著統一戰線的領導權問題。當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為了一定的政治目的而同其他階級、政黨結成聯盟時,就面臨著是你領著同盟者走還是同盟者領著你走的問題。這關系到統一戰線的根本方向和道路,也就是關系到統一戰線的領導權。無產階級政黨要使統一戰線沿著自己確定的方向發展,就必須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即保持獨立的思想、理論,獨立的政策、綱領,獨立的組織、行動,并且保持對同盟者批評的權利。如果失去了這種獨立性,就等于喪失了統一戰線的領導權。這在馬克思、恩格斯來說是不言而喻的。而且他們認為,無產階級及其政黨同其他某些階級、政黨、集團和勢力的聯合是有條件的,一旦這些條件遭到破壞,就將立即解除聯盟。馬克思、恩格斯堅決反對那種可能損害無產階級獨立性、喪失原則的聯合。

馬克思、恩格斯是無產階級統一戰線的奠基人,他們為無產階級統一戰線奠定了理論基礎和策略基礎,從而為19世紀后半葉蓬勃發展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提供了理論指導。其基本思想和原則作為世界無產階級的寶貴的精神遺產,在19世紀末及20世紀為列寧所繼承和發展,也在中國的革命和建設中進一步發揚光大。

(統戰新語)